大寫的“女人”——向京的身體敘事

賈方舟

人的身体是人的灵魂的最好的图画。
——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

女人是身体性的动物,用身体思考是个基本方式。这是长期以来我逐渐发现的一个让人沮丧的结论,而所有的努力都是困扰着超越这个基本的习惯。
——向京

身体是一个人人都能感同身受的事实,司空见惯,熟视无睹。但当人类面对自身的身体加以审视时,身体又变成的复杂而奥秘。在西方,有关身体的研究,已有相当多的文献可以参照,特别是女性主义引起的知识革命和女性主义艺术用运身体语言的实践,都使我们对身体有了许多新的认识。身体不仅是自然的,而且是由社会和文化构成的。因此,身体有一部自己的历史,米歇尔·费尔主编的三卷本《身体史话》中就谈到,人类的身体形象、身体经验和身体知识都受制于具体的生活环境和文化形态。社会学家约翰·奥尼尔甚至将身体区分为五种:世界身体、社会身体、政治身体、消费身体和医学身体。而在中国当代艺术中,运用身体的叙事功能做作品的艺术家不是很多,而向京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

向京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成长起来的一位当代艺术家,她的杰出使她无须借助于她所属的女性群体的整体性力量。倒是相反,她作为个体在艺术上达到的艺术高度,给她所属的群体带来了荣誉。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女性艺术家作为群体的努力,并没有对强大的父权文化构成一丝威胁,更不用说撼动。出于这样的事实,我认为,女性作为弱势群体很难以群体的方式超越它的对立面。但弱势群体却可能造就强大的“个体”。一位西方女权主义学者说“我们虽然没有改变这个世界,但却改变了自己”。这话说的虽然有点无奈,但个体的强大,无疑是群体走向强大的象征。在任何群体中,如果没有成就顶天立地的个体,群体就永远无法改变自己的弱势地位。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女性艺术这个群体中有没有立于不败之地的个体才是最重要的。只有个体的强大、个体的一流、个体的杰出、个体的不可取代,才能改变这个群体的地位和尊严。如果说,诺克林的诘问——“为什么没有伟大的女艺术家?”是直指男权社会对女性接受艺术教育的不公正。那么,我们今天应该思考的就是“为什么必须有伟大的女艺术家?” 在西方的古典艺术乃至现代艺术史中,都没有“伟大的女艺术家”,但在西方的后现代艺术中,“伟大的女艺术家”已经是一个公认的事实。她们完全有资格和一流的男性艺术家平起平坐。在中国的女性艺术家中,如向京、尹秀珍、林天苗、喻红、陈曦、崔岫闻等,都是自

0.064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