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京——大聲說出來

凱倫·史密斯

向京是一位具有独立思想的年轻中国女性。她的个性中有着波希米亚的自由精神却又不矫揉造作,在对待生活和艺术的活跃心态下这一点显得十分突出。这种独特的个性被置入一个柔弱的身躯之中,生命又赋予她一双清澈的大眼,娇小的外表掩饰了她天生的敏锐洞察力。 到目前为止,向京的艺术一直着眼于表现女性,女性身体成为她观察中国当代女性现状的渠道。2008年初,她决定将自己近一两年的创作集中做一次展览,作为自己艺术生涯这一阶段的总结。既然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达到成熟的状态,向京觉得现在是转向新领域的时候了。

但是在此之前,向京的那些表现女性身体的作品中所传达出的那种与众不同的特征,驱使我们在心中先勾勒出一幅她自己的肖像,以之同她的作品加以比对,从而得以融会入她的视角。向京的雕塑作品需要观者深入地研究和仔细地观看,这样才能够体会它们的每一个表情,对它们作为一个艺术主体的存在加以关注和承认。这些作品并不适合所有人的品味。向京刻画的女性远非传统人物雕塑中的美女,或者性感而柔弱的美少女。从一开始,它们就是异态化的常态。它们是完全朴实,完全敞开的,这不仅是由于它们的外在身体的裸露,而是来自肌肤之下的那种状态。外表的姿势也在隐喻的意义上与向京寻求表达的心理状态相呼应。结果,这些人物不论是单个还是组群,彻底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嘲弄着我们对人类的血肉之躯、性别特征的病态迷恋,最终嘲讽了我们对死亡的过分在意。

这种对作品中人物日常生活状态以及对于肉体和不完美性的近乎冷酷的写实主义的强调,是向京创作手法的基本着眼点。别人如何理解这些人物咄咄逼人的姿态,或者是那些女性雕塑模特的那种明显暴露的肢体——这种选择乃是艺术上的深思熟虑和大量雕塑实践的结果,以及对艺术表现的价值的质疑,同时也是向京决定通过自己的资源而采用的形象表现手法的结果。她的手法当中后几种成分意义非常重要,因为它们是有意识的努力的结果:作品并没有沿用熟练的被认为理所当然的材料或形式。向京本人也是一位女性,于是这个选择也因为这一事实而被赋予了活力——这些作品不大可能是由一位男性构思出来的。尽管毛泽东曾经告诉中国的妇女们,她们能顶半边天,并且赋予她们宪法上的平等权利,但是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从比例上来讲,仍然远远低于西方艺术界。所以这成为一个问题。中国的女性艺术家必须付出更加艰辛的努力,才能获得批评界真正的信任。向京本人也承认这一点;当友善的言辞被用来掩饰尖刻的评论时,一切就变得更加令人沮丧了,尤其是当这种批评并不适合女性脆弱的情感的时候。真话有时会伤

0.049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