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裸:向京的不平靜的身體

傅德明

高度的敏感
这是关于表皮,隔膜和一层层覆盖的颜料的 – 它们构成了对于现实的超越,但又并非是关于个体的,而是关于作为社会一般性和特殊性存在的女性这一现象的。在这里那些朴实无华的身体站着,坐着或者半躺着,她们以一种懒洋洋的或者说是目中无人的姿态呈现着,无视观者对于他们的窥视。向京的女人们并非是关于表现具体的女性身份或者是描述艺术家与模特之间的特定关系的,而是通过塑造在一定状态下呈现的女性身体的三维图像来传达一种更为广义的思考和关注。然而,迄今为止,这种描述很难准确地概括向京的艺术作品所要表达的。向京一直以来与中国大陆当代艺术的潮流与时尚保持着适度的距离,她的新作显然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那些光头的、“自然主义式”的、在男人的性想象中可以成为幻想对象的人体,在与我们视线的遭遇中呈现出极度地沉溺自我,同时它们那些魔幻般的质感的皮肤和怪异的面部表情也紧紧地抓住了我们的全部注意力。这种皮肤,因为它那极端的细腻和微妙的色泽和色调,以及半透明的质感,而表现出一种并非是“真实的”真实感。看起来好像可以透过表皮进入身体的内部,去窥视隐匿在表象之下的,超越具象的幻觉的本质的所在。

如果仅仅从雕像的手或者是脚的细部塑造上来说,向京作品所表现出的精湛技术和手法是令人叹服的。这些由很多的细节所组合成的姿势和体态不仅显露出艺术家对于如何让身体本身说话的深刻理解和把握(阅读“身体的语言”),并且更加重要的是,它们传达出一种我们可以感觉到的不断展开,同时又无法完全进入的叙事性。注意到作品“我们”中的手,一对赤裸的人体前后紧挨地站立着,但又保持了一点点距离。通过身后站立的人的右手将触未触地伸展向前立之人的裸露臀部而呈现出的一种极为微妙的姿势,在这两个双眼微闭的女人体之间营造出一种令人困惑的张力和情绪。在它们冷漠茫然的表情中蕴藏着可以感知到的欲望与隔膜。

在向京的作品中,雕塑的眼睛也可以传达出一种混合着心灵探求、忧郁的渴望和冷漠的距离感等复杂的情绪 - 这些元素都共时地蕴育于光滑的裸露身体中。作品《孔雀》是一个有着纯真无辜的眼睛和硕大脑袋的半成熟的人体,它的充满恳求与渴望的眼神直接地探入到我们的心灵,感觉那好像并非是出自一个冷冰冰的雕塑,而是来自一个真实的有着灵魂的肉体。这些作品都是用玻璃钢铸造的,材料本身也揭示出向京是怎样在创造着她的艺术和怎样通过这种艺术来说话的。

0.047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