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切的身體——對向京作品的解讀

江梅

身体
轻盈而沉重
看不见的风暴,来自体内
前进,向着存在的深处

触碰那中间的不确定性
语言,令神经末梢颤栗
肌肤被烈日灼伤
发病,打起了摆子
冷热,失调

女人
直直地面向你
疲惫而漠然
热情而狡黠
坦荡的表情,随意的姿势
静静地昭告:
我们存在,就这样存在
没有丝毫的隐藏
以生命的原态

以上诗句,是我观看向京新近作品的综合印象和感受,也可以说是那些作品引发我内心激荡的直觉产物。当时,只觉得用这样一些语词和句子可以最直白无碍地表达内心情感的涌动。
好了,以此为引子,进入正题吧。

生命的节气
婴儿、小女孩、少女、孕妇、中年女性、老妇人,女性生命的每个节气都通过这些身体的塑造呈现在我们面前,“她们”的特征是如此的鲜明,气韵又是如此的不同。当“她们”作为个体而单独出现,通常会因为形象与气质的特别显得与众不同,“她们”往往自成一个小的宇宙,自己形成自己的气场;而当“她们”相聚,尽管面目殊异,却立刻会被认为是来自同一家族,因为创造“她们”的主人遗传给“她们”的基因实在是强烈。

“她们”是没有现实原型的,因为“她们”的主人艺术家向京不喜欢象很多同行那样直接面对生活中的原型——模特,尽管她热爱观察那些她感兴趣的人,不放过每一个有意思的细节。

“她们”不是真的生命,“她们”只是艺术家向京凭主观的感觉创作出来的雕塑作品,是艺术家向京内在心理与潜在意识的投射与反映。我想,可以这样理解:“她们”所反映的生命节气某种程度上就是向京本人内心的

0.048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