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京的悖論

向京、杭春曉、王春辰、魏星、翟晶、呂旭峰

[题记]向京近几年的作品在国内外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引起了相应的讨论和批评。如何认识向京的创作以及其艺术的定位,都存在着争议,同时也是认识当代艺术的一个侧面。


一、女性主义的悖论

王春辰:我看了这些评论向京的文字材料后,有一个感觉,就是这些人是从不同方面去说的,有的从语言,有的从感觉,有的从个人经历,也有的从艺术家的人品,还有从公众的可接受程度来谈论。每个人的视角都不一样,但是有些问题绕不过去,如身体和女性问题。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组合式的讨论,从中找到若干问题,以及比较明确的一个方向,以便从我们的阅读角度,来跟她对话、或者进行挑战。当代艺术往往强调的不仅仅是语言和形式,背后是更大的领域,一定要扩大到文化、当代社会中。
杭春晓:就是当代艺术的问题意识。
翟晶:我认为我们所谈论的问题不能太过分散,应该集中在某几个中心议题上,这样让讨论更加深入。
魏星:你可以抛出一个问题,大家来谈一下。对你来说最感兴趣或者最迫切的问题是?
翟晶:眼前我最感兴趣的问题是:向京对女性主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我觉得你的态度很暧昧,一方面你自己说这个展览是对女性主义的总结,以便让自己以后再也不去涉及这个问题了,但是另一方面,你又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女性主义者。那你对于女性主义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向京:首先,我从来没有说我这个展览是对女性主义的一个总结。因为太多人问我我的作品“和女性主义有关”的问题,然后我才想到我是否跟女性主义有什么关系,但实际上我的作品还是对人性的东西感兴趣,活着是一件很重的事,我只对这个事感兴趣。我对女性主义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研究,我觉得这个东西完全是西方文化逻辑里面的一个概念,它所涉猎的一些问题,不是咱们这儿的问题。
有的杂志可能会做一个女性专题,或者有人组织一些女性艺术家的展览,给一个女性主义的话题,但是我对这种东西很反感,其中没有任何问题产生,来来去去又就这么几个人,这是我一直否认女性主义的环境前提。
翟晶:这正是我对你感兴趣的地方。看你做的那些作品,特别是《全裸》那本书里面,你反复地涉及“身体”,用它作为你作品的中心议题,而“身体”恰恰是人们现在谈论女性主义的时候提得最多的一个话题,反之亦然。实际上呢,女性主义是一个“小”问题,从广

0.050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