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跨越的身體

向京×黃專

年龄是第一要素

黄:你多大岁数?
向:68年出生的。为什么要问年龄?

黄:年龄对艺术家来说是第一要素,也是谈话的基础。
向:真的吗?那我要打破年龄,打破性别。

黄:你看YBA,英国青年艺术家那一代人,60年代初出生,88年开始做公共展,97年做感性展览,“完全成功”大概是90年代。
向:我一直听说“完全成功”这个词,什么是“完全成功”?

黄:这是一个很世俗层面的词,指公共曝光率、作品价格及艺术史上的评价。我不是评价他们的年龄,但为什么说年龄重要,我们这一代人中国与西方的反差非常大,与西方艺术家做的事基本上不是一个事情;你们这一代这种区别就小,有某种同步。
向:这样的变化还是取决于之前的铺垫吧……

黄:这个事情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信息,我们那个时候接收信息本身就慢一些,接收信息的方式也不一样;现在接收信息没有时间差距,思维方式也差不多。但我觉得总的来讲,你们这一代算是我们这一代和后面那一代中间的过渡吧。这个不是贬义,就从人本身来讲,这个年龄其实是一个比较尴尬的阶段。
向:怎么讲?

黄:你看你的作品,前几年主要做青春嘛。现在你做的明显和青春关系不大了,但又不是完全的不青春。你自己觉得自己的年龄尴尬不尴尬?
向:没有啊,我还觉得年龄正好,又不老,各方面都正好。我特别害怕变成一个特别知道自己在干嘛的人,害怕变成一个既得利益的守护者;以前我大部分时间挺茫然的,现在好像脑子比较清楚一点。自我感觉也开始好起来。

黄:你的“清楚一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向:从做05年个展吧。就是冯博一策展的那个,从做那个展览起我学会用一种很强烈的意识做事,当然做完之后脑子更清楚了。

黄:我还是想问那个时候多大岁数?
向:也就一年前吧。

0.051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