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的理由

向京×尤永

这是身体对腐朽灵魂的一次震撼

尤永:那天陆蓉之来,看到《你的身体》——那件叉着双腿,耷拉着乳房的将近三米高的全裸女坐像,开玩笑说:“男人看到,吃伟哥要加倍”。
向京:(笑)直接给吓阳痿了。

尤永:这件女人体个头巨大,不优美,也不诱惑。当代艺术中很多女性艺术家特意选择暴露的女性身体,那意思是:“你们(男人)不是要看吗?好,我就给你们看个够!”
向京:利用了别人的窥私癖。

尤永:对,利用了男权话语下对女性身体的占有和赏玩的心理。你的作品完全暴露了性器官,但既没有性诱惑,也不属于女权主义,直截了当,触目惊心。
向京:我的初衷挺简单的,只是从关心自我这个角度开始。我当时就是想做一个非常非常有力量的身体,没什么涵义,之所以做这么大尺寸,完全是一个强调,就像你写一个字把它加粗、你说一句话声音大一点。这么大一个块头,放在哪儿别人都不会忽略不计。

尤永:什么样的身体对你来说是有力量的?你的这件作品所表现的身体不是那种很强壮的,一身沧桑的肉松松垮垮。
向京:这种力量就是我所认为的一种真实感,这种真实感是我自己的经验——女人的身体就是这样的——大部分女人都知道,没什么经典艺术给我们美感或者所谓的诱惑感。当然我不是为了纠正别人对女人身体的一个认识,当代艺术太多观念、太多道理、太多解释,老想讲一些很玄乎的东西,所以我就想做一个作品,什么也没有,就是你所看到的。现在的时代和我青春期的时代完全不一样,现在的时代是一个精神很虚无的时代,我这个作品来自崔健的一句歌词,“这是身体对腐朽灵魂的一次震撼!”这句话是我这件作品的注解,你们看吧,我没有观念,我没有思想,我智力低下,我只会劳动,但是我创造出这么一个身体,简单的、直白的一个身体,就是这么震撼!


金刚不坏之身

尤永:《你的身体》做了多少时间?
向京:泥稿也就做了一个多月吧!而且中间还包括我都快做完的时候上半身的架子突然倒了。

0.060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