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工作之外,范欣平时总是很晕灯的样子,就像人们常说的天才,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还懒洋洋——要不是她的作品直截了当很有说服力。作为时尚圈少有的女性摄影师,第一次见她是Vogue给我拍照,以往Vogue都是用国外的摄影师,这次我一看是个黑瘦小丫头,面无表情,一双长长的美腿。她一直拿着相机对着我晃来晃去,不知道拍了没有,我对气场很敏感,一下就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压迫感,她在等待,我没有表现力,但我知道这是个不一样的摄影师。

向:你的作品有很多风格,你能简单描述一下分类吗?区别来自于时间还是风格的尝试?
范:分不太清,来自于当时的经验和感受。最开始我喜欢找一些角度,感觉像躲着拍,后来想试试不变不动,让人硬撞进来。现在撞得比较少了。拍摄对象成名的人开始多起来,感觉很难剥掉那层伪装。我就顺着自己来,让我觉得冷冰冰的,我就试着让他孤立,让我觉得可笑的,就试着让他滑稽,最好能会心一笑。让我觉得紧张的,我就消失掉,完全被他带着走,这些也不是每一次都可以,有时候外界力量太强,有时候对象无比平庸,或者我心里想讨好一些事,拍完就很干瘪无语。虽然有时候也会从中得到一些经验和机会,但还是不太好。

向:你的作品属于挺有风格的商业摄影,充满张力和想象力,你的视觉灵感来自对象还是更多的其它的经验?有些作品和当代艺术更接近,只是更视觉化,我对你的工作习惯印象很深,你好像在等待灵感一刻的到来,而不是自己事先想好(有什么拍摄定式),工作方式必然是你思维方式的反应,你对你这样的需要满足客户要求的拍摄还这么充满创作要求,给我印象很深。你这种看着比较闷的性格怎么去调动对象的情绪?我很好奇。
范:我看的东西特别少,间隔看到一些东西,要是被迷住了,就把自己化在里面,好像那就是我创作的!(可是要问我知道什么,有什么,我就答不上来)几天内都会有那些东西的影子,看见什么也会衍生出来,时间长点就没了,但是慢慢的会有些残留在我这里。我的灵感来源非常无厘头,好像是把对对象的反应映射到一个别的东西上去,幸运的话,客户会支持我这么干(现在还控制不好,两个总是分开的)。最后一个问题,理论上有很多办法,比如鼓励,夸奖,找到共通点,但后来我自己对着相机试了一次,发现我会特别紧张特别做作。镜头后面的人要是有一秒不给我反应,我都会变得焦躁。那还是我十分相信的人呢,我想我是特殊的例子了。幸运的是现在为止拍摄的对象都比较喜欢我,可能是我看起来就比较静,没有威胁感吧,我真希望我的身上有磁力。

向:有偶像吗?理由
范:啊!这个可想不起来了,脑袋好像空空的。我没耐心,又记不住事儿。

向:怎么开始做商业摄影的?从2007年开始的话时间还真不长,觉得自己对这份工作来说是天才吗?什么理由让你继续工作?什么让你最困惑?
范:最开始拍照就是给杂志,有人付我钱,我把这当成生计,就拍下来了。拍照上我想我是,还有非常多的东西没有被打开,拍照之外的事情我就是一个呆瓜,如果有完美的经济人,我想我会弄的非常好。让我困惑的~很多我都想不明白,就扔到那儿不管了。

向:你的作品里面的一种真切的紧张感,比仅仅是漂亮的或者充满设计痕迹的时尚照片来得更动人些。你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做作品没有什么负担,可能越年轻越没负担,当然也不能指望时尚摄影里有什么使命感,有没有想过拍些你没拍过的风格或者题材?
范:我想拍些怪人,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或者几个世界能交换自如的,我想拍以SM为职业和另一生命的人,拍乐哈哈的人,拍天亮以前的白云。

向:知道戴安·阿勃丝吗?你说喜欢拍怪人,说说她的作品给你什么感受?
范:知道。我觉得很美,但是好像里面的人给封起来了。那些照片上有很多时间,好像在里面唰唰的过。

向:我对衣服不大敏感,你的作品对人物感受很敏锐,大概这个最打动我,奇怪的想象力有时是可以抄袭的,但对人的把握是天生的敏感造成的,也造就了你的独特。你自己觉得你还有其他别人没看到的优点吗?
范:这个没有想过,也不知道其他人看到我的是什么,我觉得他们都当我是小孩子。

向:你的网站里还有一些平时给朋友拍的有趣的照片,说实在的我更喜欢这些,有的几乎可以成为完善的图片作品,做商业摄影和做图片的艺术家好像对很多人来说是很矛盾的,你呢?
范:这有什么可矛盾的,都是一样的人和相机啊。都是有人付钱啊。好像后面自由大一点,但是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对我来说拍就是了。相机拿在自己手里,有多自由,还不是听你自己的?

向:你网站里有些看上去是给朋友拍的,难道也收钱吗?有没有你不收钱而你非常想拍非常喜欢的作品?你最喜欢你自己哪几件作品?
范:啊?那都是拍着玩的,跟别人玩还收钱啊。有。以前也老拍,还有贴钱的。现在最想拍夏天城市里的美人鱼。我喜欢有卡卡和杨总(两个人)的照片。

向:我其实不相信仅靠本能的天才,我以为天才都是专有一种敏感加学习能力强的,你的东西很洋,有没有想过如果给你个很东方的命题你怎么去表现?还有一个我喜欢的日本摄影师荒木经惟,我觉得他有一套东方系统的方式,也是很天才本质的艺术家,你又怎么看?
范:我其实不明白什么叫很东方。我想什么也脱不开人吧。就算草木也有它的成长痕迹在里面。东方人好像更关注自身和周围世界产生的变化。荒木经惟,我觉得他真沉得住气。

向:你的描述总有点给人误导,感觉做商业摄影像搞艺术一样能随自己性子,别人付钱总有要求,有什么让你苦恼的情况发生吗?
范:啊,我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反正基本拍什么都要磨半天。就是看着现有的再折腾。有时候也不问就去拍了,结果有什么都不许干,一定要拍个光溜溜的,洁白照片的,有要拍的人特别寒碜的,有拿着一张照片一定要我照着拍出个一模一样的,有讲大道理的,有说废话的。有让我空手套白狼的。有吵架打架不给钱的。还有说我根本不会拍照片的。我天天都苦恼。基本一工作都苦恼。但是这是我的生计,不拍我更苦恼。像艺术家那样长时间全心全意地去拍一个事物,我不知道做不做得来,而且拍一回总有一小段是有快感的,而且都能带来经验。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些经验有什么用。反正照着这个轨迹,可能有点用吧!反正现在就是这种苦恼的拍照在维持我的生活运转。我自己觉得没什么前进,但也不爱想应该怎么办。也许哪天会有彗星撞到我脑子里吧。

向:不工作的时候,你主要干什么?
范:就是做做饭。睡觉。上网。还有时间就出去逛逛。

向:相信你已经脱贫了,如果你发财了,还想做这个吗?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别说要做大厨。
范:我有成百上千的梦想!拍照应该还会吧,这也不矛盾。最大的~~最大的~~就是我能一直都碰到怪异有趣的人和事,能有无数的体验。

向:你老说自己是个懒惰的人,又懒惰又有才华是不是太幸福了?
范:是随便糟蹋?我好像不知道啊,现在最有幸福感的时候是早上睁眼就看见清晨的白云。

0.052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