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京

 

1968年生於北京,1995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1999-2007年任上海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雕塑工作室教師。現工作、生活於北京。

與其說向京是個“女性主義”藝術家,不如說她是個帶有女性視角和女性意識的藝術家,但這都不是重點,她作品裏透露出的不安感,是對於現代性下人性的迷霧和對於生存本身的不斷確認——“內在性”是她所企圖挖掘的生存真相。問題先行是向京的工作方法,但她在業已被邊緣化的寫實雕塑語言裏,在個人化塑造、雕塑著色、玻璃鋼材料的使用這些語言建構上,都做出非常獨特而影響深遠的當代性實驗,開創出一種“外在看來是具象的現實主義,實則深度探討人性內在的精神價值”的作品面貌,在當代藝術景觀裏構成一種獨樹一幟的風格。在談及“當代性與傳統媒介”、“女性身份與普遍人性”、“觀看與被看”、“內在欲望”等學術命題時,向京及其創作是個不可回避的個案。

在“鏡像”(1999-2002)“保持沈默”(2003-2005)“全裸”(2006-2008)以及“這個世界會好嗎?”(2009-2011),“S”(2012-2016)這五個階段性的個展系列裏,向京一直在身份、心理情境、身體這些線索上進行思考。一些重要的個人作品包括《砰!》(2002)、《你的身體》(2005)、《敞開者》(2006)和《一百個人演奏你?還是一個人?》(2007)《凡人——無限柱》(2011)、《異境——這個世界會好嗎?》(2011)、《異境——白銀時代》(2011)、《一江春水向東流》(2014-2016)、《行嗔》(2013-2016)、《S》(2013-2016)等。

前期通過藝術家的幾個不同創作階段“處女系列”、“身體系列”(屬於“保持沈默”階段)等來宣告了其藝術語言的日臻成熟,包括對雕塑語言的實驗,以及在創作、布展時用空間和鏡像等多重語言來映射。最終藝術家在女性本體之外探討超越“性別”,並用身體作為對於存在本質、對於個體和世界關系的命題的探討。在“這個世界會好嗎?”(2009-2011)階段創作中,向京開始拆除長時間建構起來的主體性視角,嘗試用雜技和動物兩個系列隱喻人性“處境”的話題(雜技系列代隱喻人的社會和外化屬性,而動物系列隱喻人的自然和內在屬性),延續了她對“內在性”問題的追索。在最新的“S”系列(2012-2016)中,向京引出了“復雜的欲望”、“權力機制下的關系”、抑郁癥、記憶的反觀與重組等命題;同時,在文學化結構中找到語言的營養,通過具象的自戕,從敘述性走向蘊含了對於現代性下的人性危機的隱喻,在具象雕塑的窄路上又邁進了一步。

0.0180s